爸爸送醫後的這段日子,我似乎不斷的在抉擇。

腦傷的手術很成功,醫生說有清除掉血塊,術後的復原看起來也不錯,爸記憶沒消失,雖然還在臥床但手腳也能動,說話雖然不如之前清楚,但也還算有邏輯能連貫,醫生還把我們轉到了普通病房,似乎沒什麼可擔心的了。

但考驗還在後頭。爸跌倒昏去的當天,我們才在醫院看完報告,醫生才告訴我們去年檢查追蹤的阻塞性肺炎,已經發展成肺癌,而且就是爸長期抽煙引起的鱗狀上皮細胞癌。

其實我並不驚訝,去年爸因為抽煙引起血氧濃度嚴重不足而住院時,肺部的片子看起來就不太妙,那時我就懷疑是癌症,但醫生說看起來並沒有特別的變化,應該只是「肺炎」。經過半年的觀察,我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這個「炎」變成「癌」,而且更慘的是,爸還因為跌倒腦出血動了個大手術,癌細胞就趁這個機會長到一發不可收拾了!

會這麼說,是因為手術前後的片子看起來差好多,相隔不到一個禮拜吧,就從原來的兩顆癌細胞擴散到二邊肺葉到處都是,連淋巴也有了!醫生宣佈是肺癌四期,換言之,也就是末期了。

腦子有一瞬間的空白,因為沒想到這一刻居然來得這麼迅速,而因為爸的身體狀況不佳,無法開刀,標靶藥物也無效,只能等身體再養好一點,試試化療。

化療?!聽起來就有點可怕的名詞,讓我們有點陷入兩難,對化療種種恐怖的想像,讓我們有點怯步,要讓爸走那一遭嗎?可是還不到選擇是否化療的階段,爸就因為被痰堵住氣管,二氧化碳濃度飆高,再度進了加護病房。

醫生告訴我們,爸的二氧化碳如果洗不下來,恐怕就要面臨插管的命運,而插管後就極有可能拔不了管,最後甚至得氣切。想到之前在加護病房,爸發現自己被插管的憤怒及無奈,真的很難讓人忍心再把管子插回去,於是我們決定,不做侵入性的治療了,不再讓我爸那麼痛苦,就讓他舒服點吧。

幸運的是,二氧化碳濃度在不插管的前提下,成功被洗了下來,只是在加護病房裡,也無法進行肺癌的治療,這時主治醫生又建議,雖然只有10%的成功機率,但看看我們要不要試標靶藥物吧,起碼它的副作用小,如果有效,效果會很顯著,起碼讓腫瘤縮小到某種程度,身體狀況再好一些,才能夠談後續的電療與化療。標靶唯一的副作用是必需自費,一天1,500元的費用,一個月下來就要45,000元,還無法保證成功機率,也無法保證能延長多久壽命,但,總是一個機會吧,所以我們還是決定試試看。

這段期間一直在醫院、公司、家裡三邊跑,老實說,我真的覺得醫院非常的不親民,那天為了復健科醫師要跟我談爸的狀況,特地請了假跑過去,結果只是復健科醫師要告訴我爸的四肢手腳都沒問題,不必做特別的復健!吼!這種事不能請護士轉達就好嗎?一定要這樣折磨人讓人來回奔波嗎?而醫生的時間永遠不一定,為了要抓醫生查房的timing跟他問一下病情,我可能必需請一個半天假,就為了跟他碰上個五分鐘。難道這醫療體系,就不能再親民一些嗎?

還好公司裡的同事們都很幫忙,也習慣我三不五時會消失個一陣,有什麼事會先替我聯絡,或Line我讓我隨時瞭解狀況,實在很感謝他們。家裡的媽媽也很自動自發的說她要照顧好自己,可不能也倒下去害我蠟燭N頭燒啊~

人命真的好脆弱,怎麼也料想不到只是跌了一跤,卻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也無法想像如果當時我們輕忽了跌倒的嚴重性,現在爸會是什麼樣的狀況,接下來不知道還有多少抉擇要做,我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

文章標籤

肺癌 腦出血 長庚

全站熱搜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