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有小說可以讓我在短時間內又重讀第二次,這本「玩火的女孩」是其中之一。
玩火的女孩.jpg (圖片取自博克來)

「玩火的女孩」是「龍紋身的女孩」的續集,看許多讀者都盛讚這本續集比「龍」還好看,還精彩。不過在我讀第一遍的時候並不覺得,我反倒覺得「龍」才有那種讓我寧願犧牲睡眠也要看完的衝動。但隔沒多久,「玩火的女孩」就像有魔咒似的,不斷的呼喚著我再讀第二次(就像它在旁邊一直高舉著雙手大喊:讀我!讀我!),我也的確在重讀的過程中更受吸引,發現我真的小看它了…

「玩」延續「龍」的情節,主角依然是那個神祕、聰明、倔強的莎蘭德。特立獨行的她,雖然在第一集中跟「千禧年」雜誌社的編輯布隆維斯特發展出親密關係,但在這本續集中她一開始就跟布隆維斯特「切離離」,還跑到國外去做了整容(真令人羨慕…),不過,命運還是把他們連結了起來。達格跟蜜亞正在研究瑞典的非法性交易,發現其中黑幕重重,不只有黑道介入,更有許多「白道」在背後撐腰(這真是舉世皆然的問題),他們找上了千禧年準備將這些研究結果出版,但書還沒有出版,達格跟蜜亞就被槍殺了!

巧的是,達格跟蜜亞的屍體是布隆維斯特發現的,而現場發現的槍枝,上頭則有莎蘭德的指紋!布隆維斯特是千禧年的合夥人,當然與達格跟蜜亞有密切接觸,但,莎蘭德呢?

原來在達格的研究中,有個名字引起了莎蘭德的興趣:札拉。這個在任何文件、管道都找不到任何資料的神秘人物,似乎在很多事情上都摻了一腳,而越深入挖掘,越發現這個「札拉」身分的特殊,為了隱藏他的身分,當局把許多資料要不就毁屍滅跡,要不就任意竄改。莎蘭德就是因為如此,小時候被當成精神異常,送進了精神病院,甚至一直到她成年,還被宣告為失能,而必須由政府指派相關律師監護。

經過布隆維斯特的追查,才發現「札拉」這個人原來是蘇俄頂尖的情報員,卻在一次任務失敗後逃到瑞典要求庇護,當時瑞典政府看中札拉手中握有的許多重要情資,選擇庇護了他,給了他新的身分新的護照,讓他在瑞典生活了下來。但札拉並不是那麼安分守己的人,瑞典政府就只能不斷的在後面幫他擦屁股,消去一切紀錄,但隨著達格跟蜜亞對非法性交易的研究中,「札拉」這個人又浮上檯面,他似乎是背後的操縱人物,而他還有另一個身分,就是…

莎蘭德的親生父親!

不過這對父女的感情並不像我們想像中的好,尤其札拉並不是個負責任的丈夫跟父親,在莎蘭德眼中,或許視他為仇人更為貼切。札拉對這個女兒也沒有絲毫的父愛,尢其覺得莎蘭德的反抗是絆腳石,欲除之而後快!所以故事的最後是父女相殘,因為莎蘭德幾乎要揭發札拉的秘密了…

其實這本小說描述的情節還挺黑暗的,權力不對等下的性交易、性虐待,甚至莎蘭德小時候被當成精神病患被外表道貌岸然骨子裡卻是個變態的醫生綁在床上,都是因為那個「醫生」擁有power,而這個power也是在政府默許之下被賦予的。所以即便莎蘭德精神狀況正常,甚至是相當聰明的,也因為被有權力者的打壓,變成「精神異常」、「失能」,而所有人只要知道她這些紀錄,自然而然就會有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如此的循環,是不是就讓強者恆強,弱者恆弱了呢?

或許也有一、兩個像莎蘭德這樣的例外,夠堅強,夠聰明,還要夠特立獨行,才能不斷的反擊、才能揭開重重黑幕。只是這樣的人畢竟是少數吧…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