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18天,終於是到了最後一刻了。

前一天就把爸從林口長庚迎回了中壢,那也是我這十幾天來,第一次再看到爸,當喊出爸的時候,眼淚又忍不住奪眶而出…

告別式當天的天氣很好,陽光普照,所以襯得禮堂裡的佈置也順眼很多。前一天晚上在做功德時,媽本來一直在抱怨場佈看起來亂亂暗暗的,白天在陽光的照耀下,後頭那朵偏蓮看起來美麗多了。
DSCF1753.jpg  

感謝各家長官朋友的愛護,雖然一再強調不必送花,現場的這些花籃還是不斷湧入,我知道每一盆花都代表著大家的心意,這是我一輩子也還不完的啊~
DSCF1755.jpg DSCF1757.jpg  

輓聯也是各個長官的心意代表,但老實說,我們家真的沒有很在意這些。我有個思想很先進的老媽,總覺得各式各樣的習俗繁瑣兼沒必要,老是跟我們說要破除這種種習俗禮儀,反倒是我們這些做子女的,不得不顧忌著其他人的想法,做一些表面功夫。難怪連媽都說這告別式是做給別人看的,爸根本就不會因為做得好或做得不好,而得到什麼好處或壞處…
DSCF1758.jpg DSCF1759.jpg  

老媽真的很棒吧?她有這種想法,讓我們子女也比較輕鬆,所以除了禮儀社建議的基本套裝外,在圓滿七加做了一道藥懺,希望解除爸的所有病痛之外,我們也沒有再增加其他什麼了。

在很多人的幫助下,告別式的流程還算順,簡單、隆重。除了基本的家祭及公祭外,還請黨部安排了覆蓋黨旗的儀式。爸是忠貞的黨員,年輕時還曾在黨部工作好長一段時間,雖然之後有點覺得黨不爭氣,罵聲比讚聲多,但我想他還是有念著當時黨部照顧的恩情的,所以雖然沒得到他同意就安排了這一段,但我想他應該還是覺得蠻光榮的吧。

令我自己意外的是,在生前一直跟爸吵架頂嘴的我,以為自己沒血沒淚的我,從一開始迎接爸過來的時候眼淚就怎麼也止不住。尤其看我可敬的長官及可愛的同事們從典禮一開始就從台北趕到中壢,令人感動不已。接下來的一個個溫暖擁抱,有的感情豐富的同事還與我淚眼相對,這種種溫情,就是讓我從頭哭到尾,完全停不下來的主因啊…

總算,在哭腫了眼睛後,告別式結束了。接下來就是火化、撿骨、晉塔,一直到看到爸的骨灰,抱起他的骨灰罈,才有了一種完全都結束的真實感。說也奇怪,在告別式之前,每到半夜三點我都會莫名醒過來,雖然什麼也看不到,但就有種或許是爸回來的感覺,但告別式後,這種半夜醒來的情形就不藥而癒了,或許就如師父所說的,爸晉塔後住進了新房子中,有了歸屬感,所以對我們也就不再留戀。也好,爸就好好跟著菩薩享福吧,人世的病痛與苦難,也完全不用理會了…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