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真的是飛逝,感覺似乎還在病床前跟爸鬥嘴,轉眼就到了百日。

沒什麼繁複的儀式,媽媽一句:「你爸怕吵,而且也沒什麼好念的」,於是一切從簡,沒有師父師姐誦經,也沒有什麼三跪九叩,就只是我跟媽兩人帶了些爸生前愛吃的素果,到靈前簡單上個香。也實在太過於簡單,我跟媽連紙錢都忘了準備,還好廟裡有賣,才不至於讓爸沒錢花呀。

跟爸報告這三個多月來我們都過得很好,家裡多了隻活潑好動的狗兒子,生活熱鬧了很多,努力著讓生活一切正常,但最重要的是,我們並沒有忘記爸。

人家總說剛走的親人會回家巡巡看看,大概我比較遲鈍吧,這三個多月來沒什麼感應,只除了有次半夜突然醒來,但誰也沒見著。爸你在那邊過得好嗎?有缺什麼嗎?不用客氣,儘管說啊…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