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從救護車看出去的世界,都是紅色的。

凌晨正12點,坐上轉院的救護車,腦中一片空白,上了一天班加上熬夜的疲憊,讓我有點陷於呆滯狀態,只模糊的覺得,坐救護車真好,一路完全沒阻礙,平常應該要半個小時以上的車程,大約10幾分鐘就到了。

事情是這樣的,某天半夜1點多,原本一覺到天亮的我難得突然醒了過來,正有點茫茫然的時候,突然聽到樓下傳來碰的一聲,心一驚衝下樓,果然,爸爸跌倒了,而且右眉處刮了一個傷口,不停的流著血。還好我不是怕血的人,急忙大致上止了血,扶爸起來,第二天去醫院縫了傷口,看爸表現仍一如平常,我們也放下了心。

沒想到,爸眼上的傷口越腫越大,最後甚至蓋住了眼睛,而且整個人變得行動遲緩,最明顯的是失去語言能力!好幾次問他話,有感覺到他想回話,但等了半天也沒吐出半個字,而且整個人昏昏沈沈,看起來情況很不妙,急忙送桃園醫院的急診,照斷層才發現原來爸腦出血,積血已經有1公分厚,壓迫到神經,恐怕必須動開腦手術清除血塊。但因為爸有多重慢性病,桃園醫院沒把握,建議轉診林口長庚,所以我們在半夜坐上了救護車,在紅色的閃爍燈中來到長庚醫院。

這才發現,半夜幾乎所有的人都擠到長庚急診室了,那人潮簡直跟SOGO周年慶有得比。急診室還沒有推床,必需先借用救護車的擔架,一小時1,000元,而且根據救護車駕駛的經驗,曾經等了10小時還沒病床,10,000元就這樣飛了!但能怎麼辦呢?就也只能盯著時間默默燃燒金錢啊~

還好,醫生評估我爸的狀況不宜再拖下去,開刀房也剛好有位置,凌晨2點爸就被推入開刀房,在簽了病危通知書、被麻醉科醫生威脅了一堆風險評估很高的話後,開始了漫長的等待,4個多小時後,傳來好消息,手術算很順利成功,在切開頭蓋骨後,血塊都已清除,總之,這一關是過了。

以正面態度來看這件事,其實我們算幸運的,有及時發現爸的不對勁(爸的忍痛能力真的很強,不管什麼狀況,他都沒唉一聲痛,都直接默默的昏過去...),碰到的護理人員處理得也都很明快,將近晚上10點送入急診,凌晨2點馬上開刀,順利度過這場危機。只是我真的太小看老人家跌倒這件事,原以為血止住了傷口縫合了就沒事,殊不知血流在腦子裡!家有老人家要照顧的,真的不能輕忽啊~

, ,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