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小說一上市,就被他的書名勾起強烈的好奇心,封面上那件沒有主人的小洋裝,也一直吸引我的目光。


大衛跟諾拉是對恩愛的夫妻,在一個大風雪的夜晚,身為醫生的大衛,親手迎接了新生命。不過,生命果然是充滿驚喜的,新生命不只一個,而是一對雙胞胎,但妹妹天生患有唐氏症,在沒有多少時間考慮的情形下,大衛託在場的護士送走了自己的女兒,對諾拉謊稱女嬰已夭折。


很難理解,一個父親怎忍心對自己女兒作這種事,不過從大衛生長的經驗來看,他有一個先天患有心臟病的妹妹,他一路看著父母為了照顧妹妹的辛苦,不忍讓諾拉也承擔養育唐氏症小孩的心力交瘁,所以,當機立斷的送走了女兒。不過他沒料到的是,女兒雖然送走了,但仍像個影子一樣存在於他和諾拉之間,諾拉開始外遇、酗酒,只為了填補心中的失落,大衛自己也不好受,有秘密卻說不出,只能獨自忍受,投入攝影的世界,到處拍攝女嬰、女孩、少女的身影,彷彿要為失去的女兒留下成長記錄,而雙胞胎中,身心健康被留下的獨子,在生理方面或許得到最佳的照顧,但在心靈方面呢?他也不時得與妹妹的幽靈糾纏,換取父母一些注意……


看,一個謊言,一個或許不到幾秒鐘就下的決定,就這樣改變了這個家庭的命運。當初的護士不忍心將妹妹送給機構照顧,獨自將女孩養大。她的日子過得不是很富裕,還為了唐氏症兒童應獲得的教育權益,與體制抗爭,但她的家庭裡充滿愛意。女兒菲比或許不聰明,但在護士溫暖與愛的照顧下,成長的極有自信,也活得很快樂。兩家成為強烈的對比,物質生活無虞但背負沈重秘密的醫師,與困苦艱辛但真誠勇敢的單親媽媽,就像那個護士卡洛琳在多年後對大衛說的,「你逃過了很多心痛,但你也錯過了無數的喜樂。」


在看這本書的同時,我不斷猜想假如當初大衛不做出將女兒送走的這個決定,後果會如何?諾拉會擺脫陰影,開朗度日嗎?兒子會勇敢成長,悍衛唐氏症的妹妹嗎?其實也未必。所以你很難苛責大衛,他也是出於好意,因為深知照顧身心障礙者的負擔有多沈重,而不忍心讓自己的妻子承擔,而且也不能保證留下女兒,他們一家就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樣想著,就有點為背負著這麼大的秘密的大衛,難過了起來


人生,就是不斷的在做選擇,只求做的選擇無愧於心,也能坦然接受選擇後的結果吧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