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辦完激烈的PK戰後,大家都累了,家惠跟秉真各自回家休息,我、梅、玉純跟孟甯,留宿在秀岡山莊。


秀岡下了整夜的雨,這樣的天氣反而清涼,讓我一夜好眠。不過我還是最早醒來的啦,早上7點被自己的手機吵醒後,就睡不著了,一個人樓上樓下趴趴造,就想著要喚起我多年前來過秀岡的記憶。厚,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是不是提早得了老年痴呆啊,話說我明明88年的時候曾經跟一堆同學來過秀岡玩,還在簽名冊上留下紀錄哩,卻一點印象也沒有,已經把孟甯家上上下下逛遍了,還是找不到多年前曾來過的回憶,這種特異功能,在失戀的時候應該特別好用吧。


好啦,等我放棄搜尋記憶,在客廳裡就著晨光獨自看完一篇印度2架飛機相撞的始末後,陸續開始有人起床了,我這才知道玉純牙痛了一晚,而且似乎沒有好轉的跡象,於是乎,她只好先行下山求助,否則她晚上的音樂會,可能會被小提琴拉得牙更痛吧…而咱們中午的鳳凰城之旅,啊,不是,是鳳凰土雞城之旅,也只好取消,不過,這倒給了我、梅、孟甯3人,有更充裕的時間,來一場Women’s Talk……


是啊,仔細想想,我們姐妹們聚會的時候,幾乎都在吃喝玩樂,好像沒什麼談心的時間。或許有啦,可能是A跟B聊,B跟C聊,D跟E聊,不過當6個人湊在一起時,就少了那個聊心事的氣氛吧。孟甯煮了香噴噴的咖啡,再拿出昨天沒吃到的蛋糕,襯著秀岡下過雨後的清新景色,嗯~真的很像以前在帶營隊時候的星夜談心時間呢~


我們聊了很多,聊之前去看「一百種回家的方法」的心得,聊一段感情結束後,要多久才放得下,聊家庭成員的互動,怎樣影響到我們的生理機能,聊現在,聊未來,這樣的Talk真的讓我想清楚蠻多事情,世事多變化,或許不見得未來會照我們現在所想像的去鋪排,不過有可以這樣一起Talk的朋友在,就永遠不會覺得孤單吧……


嗯?話題有些嚴肅了厚,好好好,來點輕鬆的。聊完天後,秀岡的天氣也好轉了不少,雖然有時候還飄著點細雨,這樣也讓氣溫涼爽得恰恰好囉,於是我們就決定外出繞繞。這邊的生活環境真的很讚,風景優美,還有大片的草地、湖泊可以散步、休閒,惟一的缺點大概就是沒有7-11吧,半夜如果想吃個零食喝個飲料,可能得開車下山覓食才成…


山莊外的街景~




我2位美麗的同學囉~


山莊附近也種了不少植物,荷花,金針,野薑花,還蠻綠意盎然的~





更妙的是,秀岡山莊裡頭居然有個湖耶,不囉嗦,就著湖景當然要猛拍照囉~


梅跟孟甯正常版~


梅跟孟甯可愛版


 


好啦,到此,我們的料理東西軍+秀岡山莊之旅算是圓滿的結束了,不過有個小遺憾,就是沒能去嚐嚐鳳凰土雞城啦~~~各位同學們,咱們的下一ㄊㄨㄚ要約什麼時候啊~~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聽說出國留過學的人,為了生存,廚藝都會大為進步(怎麼感覺好像是在演荒島18年),所以我們來自美國的代表-王孟甯,即將與臺灣本土代表-陳玉純,來場世紀大對決……


時間訂在中秋連假的頭一天,地點就在美國代表位於新店山區的“別野”當中,當天天氣不好,越往山區雨還越大,不過路況還不錯,車子也少,如果天氣好的話應該蠻適合兜風的吧。本來孟甯說這條路上有群潑猴佔地為王,不過可能因為氣候不佳,我連個猴影子都沒看到


往秀岡的路上,路況真的很好,比我每天在開的忠孝東路平得多了...


在這次的比賽中,我算是擔任補給手角色,2位大廚預計各做1~2道菜,深怕不夠我們這些嗷嗷待哺的裁判「ㄏㄠ\ ㄍㄡ」,所以我就先去買了一堆泰國菜當墊底,再加上帶了一堆橘子、餅乾、咱家院長送的「關山好米」,再加上要過夜的行李,後車廂一打開滿滿都是東西,玉純就說我不像是到孟甯家作客的,倒還比較像回娘家啊……


提供比賽場地的主人兼大廚王孟甯同學,拿手菜是椰漿飯啦~


臺灣代表陳玉純同學,拿手菜是海南雞飯囉~


趁著2位大廚在廚房中忙得天昏地暗的當時,我們這些旁邊納涼的姐妹先來場下午茶之戀,今天的下午茶是由85∘C所提供,以及王爸爸身為主人堅持贊助的月餅一盒,不過,最後,那盒月餅似乎還是回到孟甯的冰箱中原封不動就是。



隨著晚餐時間的逼近,2位大廚的菜餚也接近收尾了,菜滿滿擺了一桌,本來還真的想學料理東西軍,每個人要舉牌選擇想吃的菜,贏了才能吃,不過等菜一上桌,就什麼都忘了,大家拿起筷子拿起碗,什麼比賽的事情都拋到腦後,再配上學長跟梅帶來的紅酒跟白酒,「乎乾啦」就對啦。而2位大廚的手藝果然不同凡響,粉絲Q、肉片嫩、米飯香,大家都吃得不亦樂乎,玉純煮海南雞飯的小棒棒腿我就嗑掉3隻,椰漿飯跟肉片沙拉的搭配很新鮮,以前沒吃過這種吃法耶,不過一入口就覺得粉速配,尤其那酸酸的醬真是令人開胃呢,不知不覺,菜就掃完了一大半……


到現在,看到這滿桌的菜餚,還會想流口水哩~


 


趁大家才剛開始吃,還沒酒酣耳熱,照相先~


練老板跟秉真一家人~


梅梅跟學長~


家惠跟狗狗~


以上是屬於有家室者,至於以下這3位,就待價而沽囉~


 


飯後,一群人圍在客廳聊天,小乖又成了眾人的焦點。目前我們這群姐妹之中,只有小乖這唯一的小孩,秉真肚子裡還有個豆豆,這等於2個小孩要養我們9個成人耶,從這點就可以說明我們少子化的情形,有多嚴重了吧……


小乖很有Model的架勢哦,拍的幾張相都超自然的~




 


據說有同學在懷疑秉真第2胎的真實性,特地拍個大肚照以示證明(這張照片雖然是在飯後照的,不過我發誓,這肚子絕對不是吃出來的啦...)


 


孟甯真不愧是收東西的高手,居然還拿出多年前我們還在念大學時,她學伴為了慶祝她的生日,特地買了張大卡片,請每個同學留下祝福的文字。對這件事情我早已不復記憶,不過想當年我們班上可有60多人耶,要這樣一一請每個同學簽名,也是相當不容易的事,只能說孟甯學伴當時,真的很有心。


別具紀念意義的卡片~


寫滿同學的祝福耶,本來我對這件事一點印象也沒,還以為沒寫到卡片,沒想到在左上角找到我的筆跡,啊是真的有傳過這張卡片耶,不過搜遍我不太中用的腦袋,還是想不起來...


 


啊這張是幹嘛的,我就真的一點印象也沒了,因為,裡面完全沒有我啊....


 


好啦,這場料理東西軍之台美大戰,到此圓滿落幕,每個人都吃得臉紅紅、肚脹脹,誰輸誰贏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當然還是那完美的紀念照囉……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Sep 21 Fri 2007 11:13
  • 原諒

網路轉寄的文章,通常都是看過就刪了,不過這篇很令人感動,令人深思。


事情發生不久,我的印象還很深刻,一個甫出獄的更生人楊振堂,打死了一位台大副教授謝煥儒,引起一片嘩然。這兩個人是多麼大的對比,媒體有的批判假釋政策,有的在訪問民眾會不會恐慌,但這件事件真正觸動我心的,是謝教授妻子張美瑛女士,講出:我原諒楊振堂,的那一刻。


要有多大的胸襟,多麼深的修養,才能讓張女士面對喪夫之痛時,仍能說出原諒?


以下文章出處:30雜誌網 http://forum.30.com.tw/Board/show.aspx?go=629


更生人楊振堂打死台大副教授謝煥儒的事件,引起台灣社會的恐慌;然而,謝煥儒的妻子,張美瑛,卻在第一時間選擇原諒。她的寬容,安撫了所有人的不安……採訪謝煥儒夫人,對我而言也是煎熬。經歷喪夫之慟的她,傷口尚未平復,我去探問她的內心,是不是太殘忍?


2007年7月23日,謝煥儒在河濱公園遭毒癮發作的楊振堂用棍棒打死,她的妻子張美瑛馬上從花蓮趕回台北,在飛機上她不斷默念︰「南無阿彌陀佛。」台北傳來的消息只告訴她丈夫病危,她不知道其實丈夫是被亂棍打死,心裡還抱著一絲希望,希望丈夫可以化險為夷。


然而,當她趕到醫院時,丈夫已經往生,慈濟的同修們也已經趕到醫院為丈夫接引。她沒有呼天搶地的大哭,也沒有咒罵楊振堂,她默默流著眼淚,靠在丈夫耳邊輕聲地說︰「爸爸,我們原諒他。」因為在佛教信仰中,人往生時,耳識是最後離開,若丈夫能夠聽見她的聲音,她只希望丈夫走得無牽掛。看破無常,當作還前世的債。


她說︰「我不要丈夫帶著仇恨離去,若是前世欠下的孽債,還了,當下解脫;如果沒有欠,那他就是示現菩薩,用死亡喚醒社會大眾要對更生人伸出援手。」張美瑛擦乾淚水,說︰「無論原因為何,我都欣然接受。」驗屍當天,警方借提楊振堂到現場做筆錄,他不停地說︰「我不知道。」張美瑛不恨楊振堂,她說︰「我要如何仇恨一個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的人?」


「明天先來,還是無常先來?」張美瑛說︰「上人(證嚴法師)常常教誨我們,我卻只是沒感覺地聽了就算了,直到這次事件,我受到很大的震驚,才真正體會了無常。」


在警方交給張美瑛的遺物中,有張發票,謝煥儒買了麥片、果汁,為孩子張羅早餐。當時在家裡接到警察電話的,是唸大學二年級的二女兒,她哭著說這種人都不值得原諒;大女兒對著報紙上楊振堂的照片一直畫叉,寫著︰「雜碎雜碎雜碎!」小兒子才剛升高二,每天晚上,他要躺到父親的床上才能睡著。


謝煥儒一直是孩子的大玩偶,會故意改編歌曲,跟孩子一起大唱︰「小小姑娘,清晨起來,一不小心,跌入毛坑!」他自己的童年卻很刻苦,大學聯考時雖然考上高雄醫學院,卻因為家貧而改唸台大植物系,因為哥哥已經先考入台北醫學院,家裡只供得起一個孩子唸醫學院。唸台大時,謝煥儒沒錢買車票,總在清晨花幾毛錢買兩個饅頭,從台北走上一整天才回中壢老家。


這樣一個好人卻被壞人給殺了,為什麼要原諒?謝煥儒的學生哭著打電話給張美瑛問:「師母,你怎麼能原諒他?我到現在還是好恨。」張美瑛卻說:「楊振堂也是可憐,他的養父養母早死,養姊也不肯再收留他,我們要怎麼怨恨他?」


療癒傷痛,深思生命真價值


張美瑛又說:「我也沒有第二個45年來怨恨了。」原來,張美瑛的童年也充滿傷痛。45年前,她自己就是直接受害者。當時經商的父親被朋友倒債,父親只好倒其他親友,天天有人到家裡討債。複雜的人來人往讓念小學的張美瑛被人傷害,她不敢告訴父母,幼小的她認定唯一解脫的方法就是自殺,她無時無刻不想著自殺的方法。


還好菩薩悲憫她。有天,她在家附近的大樹上看到一句話:「常唸觀世音菩薩消業障」,年幼的她不懂佛法,想說家裡從小拜觀世音,跟著念總沒錯吧。過沒多久,鄰居發生了兩件事,讓年幼的她比別人還早領悟到生命的可貴。


有天,隔壁鄰居的大哥哥跟女朋友去划船,沒想到船翻了,大哥哥不幸淹死。在喪禮上,大哥哥的母親駝著背,用柺杖打棺木大哭說:「你這個不孝子,怎麼可以讓我白髮人送黑髮人!」她驚覺如果自己自殺了,只是把一切的苦丟給父母。


不久之後,鄰居有對夫妻吵架,妻子氣不過上吊死了,她的父母堅持開棺驗屍。他們商借張美瑛家的騎樓驗屍,小小張美瑛在一旁看了更是心驚,鄰居太太還留下兩個年幼的孩子沒娘疼愛。


這兩件事讓張美瑛了解:「人要好好活著,因為我們對別人有責任。」漫長的青春期,張美瑛更不斷思考:「我活下來,生命的價值是什麼?」


考上台大歷史系以後,張美瑛在登山社認識謝煥儒。講起丈夫,張美瑛總是帶著笑。謝煥儒家境貧窮,身高又只有153公分,獨獨張美瑛看見他的內心善良又有正義感,她甚至認為,嫁給謝煥儒是她一生中最有意義的一件事,她說:「如果我可以幫助他成家立業做好事,不也很好嗎?」


從心放下,欣然看待生死題


當電視新聞播出張美瑛選擇原諒的新聞後,一位慈濟的張老師打電話給她,原來在四十幾年前他的父親也是被壞人打死,他的母親滿心仇恨。在電視上看到張美瑛選擇原諒後,他反問八十幾歲的老母親:「我們當年非得要一個公道不可,得到了什麼?除了將壞人關起來,我們沒有時間療傷,全家人都得靠精神科醫師開藥才能過日子。如果我們當年選擇原諒,是不是會不一樣?」


張美瑛也聽說鄉下曾經有一個賣豆漿的婦人,非常愛漂亮,每天清晨都會打扮得很美才去煮豆漿,有天清晨,歹徒打開半掩的大門,不只搶了她全身的項鍊珠寶,還把她推進滾熱的豆漿裡。婦人往生後,警方仍遲遲無法破案,她的家人便在婦人下葬時,讓她一手拿著利斧,一手拿刀,要她化為厲鬼追兇復仇。他們告訴張美瑛,他們真的好後悔當初為什麼不能讓死者好好安息?


在謝煥儒的告別式上,張美瑛送給參加的親友一本《生死皆自在》,書的封面上寫了一段話:「遠去的親人已如一只飄揚的風箏,假如有一根線把它拉住了,這個風箏就會一直掙扎;祝福它,放下它,就讓風箏自在飄到它該落地的地方。」當瘦弱的張美瑛微笑說︰「對於這一切,我欣然接受。」旁邊的人都紅了眼眶。


去找張美瑛前,我為自己找了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最後我才安了心,因為我不是探刺他人傷口,而是真心想知道︰「我們要如何原諒犯錯的人?人要如何學會寬恕?」


美瑛師姐謝謝你,你讓我終於懂得什麼是「慈悲喜捨放長情」。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回家,會很難嗎?這可能要看每個人對「家」的定義為何?或許對一般人來說,結婚前,就是有著爸爸媽媽的原生家庭,結婚後,就是自己與老公/老婆共組的家庭,但每個人都是如此嗎……


星期五的晚上,跟同學去看了三缺一劇團所演出的「一百種回家的方法」。這是齣關於拉子媽媽的故事,一段是已結婚有小孩的莉莉,與同事大樹又發展出另一段長達10年的關係。莉莉是愛大樹的,但是為了孩子,她一直留在原來的家庭裡,而大樹也以詭異的「大樹阿姨」身份,與莉莉一家人熟識,還變成莉莉小孩恬恬的籃球老師。某天,莉莉跟大樹的事被發現了,莉莉被趕出了家門,大樹很高興,以為他們兩人可以建立起一個「家」了,他也很愛小孩,如果莉莉要把恬恬帶過來,他也很樂意接受3個人的家庭。但最後,莉莉對同志的認同還是不敵對母親的認同,她回到了原來的家庭,大樹夢想中的家庭,還是沒能建立……


另一段是成功與佳慧的故事,她們是一對拉子伴侶,想擁有自己的小孩,要有小孩很簡單,但之前的訓練以及之後的準備,才是困難的任務。要有勇氣,能接受小孩未來對你的稱呼是爸爸媽媽阿姨或叔叔,要有姿態,在面對外界眼光及詢問能從容以對,要有真心,拉子伴侶沒有結婚證書,有的只是彼此的真心。最令我感到心酸的,該是成功所說的那段:「那個小孩生出來以後,是要叫我爸爸,還是媽媽,還是阿姨,還是叔叔,還是什麼東西的?唉唷反正很怪啦,你生小孩,我算哪根蔥呀?」是呀,佳慧生了孩子,她與孩子骨肉相連,但身為伴侶的成功哩?他雖然扮演了父親的角色,可是在法律上,他卻什麼都不是……


沒有用這樣的角度來想過事情,對我們來說似乎是理所當然的家庭成員組合,對某些人來說,或許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不過我想,回家,是每個人的渴望,而在歷經那麼多曲析之後,所要尋找的,也只是那可以共組家庭的伴侶,以及,回家的方法……


 


一百種回家的方法/三缺一劇團/2007年/編導:陳亮君演員:藍貝芝、鄭尹真、賀湘儀、李玉嵐、鄭成功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頭髮雖說是三千煩惱絲,可是對女孩子來說,可是相當寶貝。我還很清楚的記得,學生時代因為髮禁,我媽是怎麼又哄又罵的把我帶到隔壁街的理髮阿姨家裡,阿姨是怎麼又無奈又好笑的,一邊忍受我嚎啕大哭的聲音,一邊還要忍著笑意,把我好不容易留了小小長的頭髮剪到耳下(還好那時已沒有規定要耳上一公分了…),一直到現在,碰到那位阿姨,還會被她小小取笑一下……


所以,到了大學,當然就開始捍衛起自己的主權,為所欲為的留了一頭長髮,不過潛意識裡媽媽的威嚴還在,就因為媽媽說的「妳的頭髮又直又細,不要燙比較好看」這句話,我一直沒燙過頭髮。後來,在某次要去聽研究所同學present論文的前夕,不知道哪根筋接錯,居然跑去燙了頭髮,還染成大紅色,至今仍然記得當我頂著那頭紅髮走進台大婦女研究室時,他人驚愕的眼光……


之後,為何會剪成短髮,就不太可考了,總之,我留短髮也一陣子了,也深深覺得短髮超方便,洗頭快,整理的速度也快,不論是出外遊玩或是去游泳,都不用太刻意去整理頭髮。不過,最近又不知哪根筋不對,我又開始留起長髮來,厚,我發現留頭髮真的是比剪頭髮難多了,因為我頭髮留得又慢,留到肩膀長度時又因為卡住,頭髮總會亂翹,好幾次氣起來差點衝去剪掉,還好我身邊還有好同事跟好同學努力的拉著我,才沒讓我功虧一匱。其實我的親朋好友們都建議我說,要度過這個過渡期,就要去把頭髮燙起來,會翹?就燙起來讓他翹個夠啊,就不用每天看著明明是直的頭髮,卻在那邊翹得人心煩……


其實我也並不像小時候那麼排斥燙髮這件事情,之所以遲遲未付諸行動,純粹只是因為懶,跟沒那麼多時間,不過眼看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在某個風和日麗的下午,特地請了假,來到朋友所推薦的Papilio。會選擇這家的原因有二,一是離我辦公室很近,走路可達,一是設計師是日本人,不是說我不愛用國貨,不過平平是女性雜誌,我真的就是覺得日本女孩的髮型,比我們臺灣女孩的髮型自然好看得多……


我的設計師叫Sekki,是個相當斯文俊秀的男士,透過翻譯跟我溝通了一下,就開始剪髮洗髮了。這家動作很快,不會有太多餘的洗髮按摩什麼的,所以不像有些美容院光洗個頭就洗了半小時去了。Sekki桑很可愛,也有日本人多禮的個性,過程中一直跟我說「不好意思,要稍等一下」,更有趣的是,當他發現我有白髮時,特地請翻譯過來問我是不是有染過白髮,我說沒有,然後我很擔心的追問了一句:「我後面的白髮很多嗎?」,Sekki就非常緊張的說:「不是不是,是因為染過的頭髮要下的燙髮劑跟未染過的頭髮不同,所以要特別問一下白髮是自然的還是染的,所以絕對不是因為我白髮多他才問的,絕對不要誤解哦~」呵呵呵,看來我嚇到我的設計師了……


因為我的要求是不要太捲,所以第1次設計師捲子上了沒多久,就拆開了,不過因為我頭髮太細太軟,老實說,拆開後的捲度我是還蠻喜歡,不過,可能,維持不到一個禮拜……所以,只得麻煩設計師再上第2次捲子,這次的捲度就比較明顯了。不過,當我燙完頭髮,興沖沖的與同學會合要去看舞臺劇時,還是被劈頭問了一句:「妳到底有沒有去燙頭髮呀?」回家後興沖沖的跟媽媽報告,我去燙頭髮耶,媽媽很仔細的看了半天,回一句:「燙在哪裡?」害我整個人完全洩氣……


真的很不捲嗎?不過我還蠻滿意這種捲度的耶...


 


不過我還是要強調,雖然沒幾個人看得出來我有去燙頭髮,不過,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所以我還是要大力推薦我的設計師啦~~


 


Papilio: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26巷26號,預約電話:2563-1555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暑假過後,游泳池終於恢復了常態,不再是那種下著水餃的大鍋鑪...


周末照例前往游泳,觀察了一下各水道的狀況,來選擇我要下水游的水道。這是我的習慣,下水前會尋找一個人數不會太多,游的速度也不會差太多的水道,下水前也會注意一下不要影響到別人,如果人家是一直在連續游著的,就等到人家游出安全距離了,我再開始游。總覺得這應該是最基本的禮貌,就像開車要變換車道時,總要注意人家的行進速度跟距離,避免造成別人的困擾。


根據以前的經驗,大部分人都是很有sense的,在各自的泳道中遵守各自的規矩,不過最近遇到好幾次狀況外的,不是在直游區中硬生生停在水道中間,讓人煞車不及,就是一下水就直直往前衝,也不管別人是不是已游回來準備調頭再繼續游...


好佳在,這次去游都沒有碰到這樣的狀況,我選對了水道,跟原來已經在游的男士保持絕佳的默契與速度,2人一來一往的游了許久,後來我在池邊休息,那位男士游過來時,還十分gentleman的問我要不要先游,一點也不像那些毛毛燥燥的小伙子啊......


就在這短暫的驚鴻一瞥中,瞧見那位男士年紀大約在40~50歲之間,果然印證了我喜歡的男士的典型,就是這種有歷練,見過世面,又懂得禮貌的男人啊....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院裡在力求年輕,那天,請了位時髦的老師來演講,題目居然是”時尚樂活”。雖然請來的講師,在服裝的品味跟演講的功力上,都令人...嗯...有些些意見,我想,或許是因為古板無趣的行政機關與fashion之間的衝突,造成講師的失常吧~


啊,重點不在演講的內容啦,我說過,我上班的地方是最古板無趣的行政機關,各司其職,分工細密,結果就是在同一機關但不同單位的同事,可能到老死都不會相往來!惟一可能會有碰面機會的,大概就是像這種演講,或者是上課的場合吧。


話說當台上的老師為了要讓我們了解如何判斷一個男士的色系是屬於”春夏秋冬”的那一季時,就叫了台下唯”二”的男士上台,這時,身旁的同事神秘兮兮的湊過來說:這位張XX是院內有名的帥哥哦~~”哦??帥哥??聽到這兩個字讓我本來有些昏昏欲睡的眼睛亮了起來,提起我全副的精神去注意台上那位穿著粉紅色襯衫的男子(要知道,粉紅色男性襯衫在本機關,也是屬於稀有一族的...)...看了許久,終於忍不住回過頭來問同事:到底帥哥在哪呀?身邊的同事還一副驚天動地的回我:啥米?妳不覺得他很帥嗎?當下真的讓我自我懷疑了起來...


沒錯,那位台上的同事長得很端正,濃眉大眼,皮膚黝黑(我一度懷疑會不會是原住民啊...),算是好看的男士吧,不過,對我卻沒有什麼吸引力,原因就是他看起來太年輕了,一副娃娃臉,涉世未深的樣子,跟同事講了我心目中帥哥的樣版,是那種40~50歲,彬彬有禮,有紳士風度的長官。啊,原來我喜歡的,是那種有滄桑味的男士啊~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周六傍晚是咱家大少爺的沐浴日,他雖然並不是那麼心甘情願,不過來我家這些年來,似乎也已經認命的習慣了,每到該他洗澡的時間,只要一叫他,總是自己乖乖的爬到2樓的浴室門口,坐著等人家幫他洗澎澎。


本來幫大少爺洗澡這項神聖的工作是爸媽在處理的,還輪不到我這卑微的小婢女,不過因為爸媽沒空,就輪到我上場啦。不過大少爺對跟美女一塊洗澡並沒有很捧場,還是一樣一臉無奈,厚,他很不識貨耶……


不過卑微的小婢女並沒有埋怨的餘地,還是十分認命地幫咱家大少爺洗刷刷。不過大少爺也太不給人家面子了啦,一個勁的往門口看,小腦袋裡想的大概就是看有什麼機會可以奪門而出吧……


嗯...今天換姐姐幫我洗澡,會不會比較有機會逃跑哩...


啊,沒有用,已經被姐姐用相當迅速確實的手法淋濕濕,來不及跑了...


不死心,繼續尋找逃跑的空隙...


門口就在我身邊,可是腿太短,跑不出去...


 


洗到一半突然想到,狗不是都會游泳嗎?不過我沒看過我家大少爺游過耶,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怕,剛好浴缸還剩一些些水,就把他放進去看看他反應如何。結果哩,大少爺他居然全身僵硬,呆住了,完全就是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


可惡的姐姐居然把我放到浴缸裡,浴缸裡有水,我怕怕...


姐姐姐姐,美麗的姐姐,趕快放人家出企啦~~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在秉真家慶生,意外的發現小乖頗有唱歌的天分哦~


只是啊,人家還太害羞,唱歌的聲音跟蚊子叫差不多,要很仔細很仔細聽,才聽得到這份天籟哦~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工作是永遠都做不完的,但是人生苦短啊,怎麼能把時間都虛耗在工作上呢?所以啦,為了玩樂,而且還要幫我慶祝“滿周”的生日耶,所以我當然是義不容辭的請假,跟Ray跑出去玩囉。


去宜蘭好像已經變成我們的習慣,是喜歡那邊的好山好水吧,隔了一條雪山隧道,就覺得那邊的空氣、風景、人文都不太一樣,不像台北這種擁擠的城市,所以我們三不五時就想往宜蘭跑,甚至還沒到宜蘭哩,光是往宜蘭的高速公路,就令人家感覺不一樣了……


有沒有感覺北宜高速公路的車子就比較少,車速比較慢?(廢話,人家限速比較低啊...)


現在到宜蘭,最方便的當然是走北宜高了。不過,既然我們也不趕時間,也沒有特定的目標,所以這次又從坪林開始,轉去走北宜公路。


一下坪林,最顯眼的就是這座紅色的拱橋。


轉過坪林市區,就是北宜公路了。(這張因為Ray在轉彎,所以照歪了...


我深深覺得,交通路線的開通,對人文地貌的改變,影響真的是蠻大的。以前北宜公路是台北到宜蘭惟一的路途,就算今天不是假日,車子仍然是一陣一陣的,熱鬧得很,不像現在,常常我跟Ray開了好大一段,不論是與我們同向的、對向的,都沒什麼車,只有零零星星幾台載貨的大卡車,和一些很令人佩服的腳踏車騎士。原來北宜公路的中點休息站處,就是以前賣將軍蛋的地方,記得以前每逢此路段必定大塞車的,現在也沒有了,只剩一攤水果攤,旁邊也被一堆怪手挖得不亦樂乎,不知道要蓋什麼就是。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北宜公路。


翻過山頭後,北宜公路就籠上了一層薄霧。


一望無際的蘭陽平原。


北宜公路的終點,就是宜蘭的礁溪啦,我也來這泡過好幾次溫泉,真的水質很不錯。不過,今天的重點不是溫泉,而是這棟怪怪的房子。


看不出來吧,這棟房子是礁溪的戶政事務所跟衛生所耶,跟一般硬邦邦的公家單位很不同。據說這棟房子是請一位很有名的設計師所設計的,造型非常前衛,在當地引起不少討論,我每次經過時看到,都覺得很親切,因為啊,跟我們桃園龍潭的那間怪房子,感覺有些異曲同工之妙。我是沒有進去逛過啦,不過之前看一些節目的介紹,因為設計實在太前衛了,說有不少人進去洽公時,還會在裡面迷路哩~


 


每次來宜蘭,我們都沒什麼特定的目標,總是很隨興的走走晃晃。不過上次在羅東夜市附近的地圖上,發現羅東這有個林業文化園區,Ray對林業區總是很有興趣,所以我們就決定這次來找找看。不過繞了一會兒,明明已經到地圖上所標示地區的附近,還是沒看到文化園區在哪。倒是出現了總是充滿人潮的林場肉羹。等一下,林場肉羹」?那不就表示附近應該有個林場?那不就是我們要找的林業文化園區嗎?果然,原來園區就在林場肉羹的隔壁而已,我們只知道林場肉羹很好吃,各大美食節目都有介紹,卻總是沒把他跟附近有座林場這件事情,給連結起來。


找了半天,終於找到的林業文化園區入口。


各大林場內,都一定會有的老式火車頭~


當然,有火車道就會有鐵軌,我很喜歡這種鐵道延伸的感覺,總覺得前方有秘密等著我們去探險~


貯木池,在市區內居然有這麼大一片池塘,很適合傍晚來散步說~


Ray與火車頭的合照~


我就跟火車車廂合照囉~


園區內有個竹林車站,可能是把某個廢棄的車站,搬來這裡保存吧~


後頭有一片宿舍區,房子整修得相當不錯耶。不過我是看到下面這個應該是拿來教學,提醒小朋友看到這些腳印要趕快躲起來的石板雕,覺得比較有趣。


常看一些騎腳踏車的朋友以自己的腳踏車取景,我是沒騎腳踏車啦,不過剛好可以借別人的腳踏車來充當一下~


這座林場說大不大,不過也不至於小到令人一眼看穿,園區內有許多樹木,風吹來剛好一陣陣涼意,在酷暑的夏日中,的確是很適合散步休閒的場所。我們在裡面逛大街的時候,就有不少人也跟我們一樣,要不就三五好友坐在池邊聊天,要不就沿著池畔散步健身,相當愜意,很適合來此偷個半日閒啊~


 


逛完林場出來,離晚餐還有一些時間,Ray於是提議去附近的冬山鄉繞繞,反正也不遠嘛。只是我們不知道怎麼繞的,就在一~~大~~片農田裡繞不出來,有幾次路越開越小,還好沒有對向的來車,不然會車鐵定會掉到旁邊的農田裡!還一度開到人家三合院的庭院中,惹得那家的小黑狗出來關切,我們只好趕緊迴轉繼續往下迷路,好不容易,才感覺路越開越大條了,也看到高速公路的高架橋了,才結束這場有點小驚險的迷路之旅。


這片農田,就是咱們迷了半天的地方~


晚餐,照例是在羅東夜市解決囉。暑假結束的關係吧,羅東夜市的遊客就少了一些,不過我們比較常吃的那幾攤,也都沒有開,令人有些失望就是~


回程時試著想拍雪山隧道,不過因為T7防手震的功能真的不好,我又不敢開閃光燈,怕嚇到前後的車子,雙重的膜糊下,只看到一團黑~不過隧道嘛,當然就是黑的囉,就不用太計較啦~

Ange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